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首页 > 农业 > 致富

“药神”!“致富神话”!带给我们的反思

来源: 责任编辑: 发布时间:2018-07-11 15:40:17

 《我不是药神》讲述了神油店老板程勇(徐峥饰)从一个交不起房租的男性保健品商贩程勇,一跃成为印度仿制药“格列宁”独家代理商的故事。

 

 

剧情中提到的格列宁就是白血病靶向药品格列卫,由瑞士诺华制药生产。公开资料显示,诺华格列卫在中国零售价约25000元/60粒,印度仿制药格列卫官方零售价为980元/120粒!

影片中有这样一个场景不禁让人动容:警方追查“印度假药”源头,一位慢粒白血病老太太对警察说:

领导,我求求你,别再查“假药”了行么。这药假不假,我们这些吃的人还不知道么?我吃了三年正版药,房子吃没了,家人也被我吃垮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便宜药,可你们非说这是“假药”。不吃药,我们就只能等死。我不想死,我想活着。

而区块链“空气币”和ICO 横行,这些也就是“技术癌症”,时常发生投资者被骗的新闻。中国大妈的养老金,儿子婚房钱,老伴的救命钱,都被“技术癌症”所吃掉。

新加坡太一国际数字交易所孙铭君:

“技术进步每次都伴随着天使与魔鬼、善与恶、是与非的争论,创业者应该牢记使命,思考怎样利用技术为社会创造价值。在他看来,创业创新,责任在先,创业者要有理想主义精神,要有与这个社会和时代相匹配的理想与远方。”

当区块链结合医疗行业是否能改变“格列宁”这一现状

答案是:“能”

制造供应链——逻辑噩梦

在制药行业,制造供应链的关键问题之一是数量多且互不兼容的计算机系统,使得制造商在终端消费者销售方面几乎没有可见性。这种情况下的某些问题,可通过区块链轻而易举地避免。区块链可提供实时数据获取横跨整个药品供应链的可见性,从配料供应商的产品代码,到药房给患者的配药处方。

当前,供应商还没有一个去中心化的分类账(Ledger),从而在基础设施上造成了很大的漏洞,对参与者来说几乎没有安全保障。另外,制药公司和药店零售商也常参与包括折扣和优惠券在内的营销联盟来提高产品曝光率,为市场上究竟还有多少药品提供了不清晰的轮廓。

在制造供应链中,另一个巨大的经济负担是向第三方公司支付丰厚的薪水来提供对药品流通方面的研究。而这笔巨额费用,采用基于区块链的跟踪系统可以大幅降低。

药品安全

药品供应链中药品安全性的主要问题是药品在最初是如何被制造出来的。在实际生产过程中活性药物成分(API)的可追溯性是一个很困难的过程,如若检测不到预期API的药品一旦进入流通领域,最终可能导致消费者的伤害甚至死亡。

近年来,与这类问题相关的死亡人数不断增加。区块链的先进特性使其能为药品的完整追溯提供基础,从最初的制造商直至最终的消费者,同时还能准确识别供应链在某个问题发生故障的具体位点。

库存管理

尽管供应链管理者不断付出努力,但如若无法对供应链提供适当的可视性,基于需求的药品库存准备可能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基于区块链的系统将使制造商能有效地管理库存水平,为药品需求激增做准备。

对批发商方面的库存有更好的可视性后,制造商将能在较短的总持有期内管理库存,从而创造出高效的产品流通和稳定的财务收益。随着公司和库存细账的增加,区块链的这些串行跟踪和追踪特征将逐渐成为制药企业的必然选择。

目前,区块链在药品供应链行业中的好处以及对供应商、临床医生及公众的积极影响已在逐渐显现。可以预见的是,未来“格列宁”不会在成为“神药”。

相关阅读

《我不是药神》讲述了神油店老板程勇(徐峥饰)从一个交不起房租的男性保健品商贩程勇,一跃成为印度仿制药“格列宁”独家代理商的故事。 剧情中提到的格列宁就是[详细]
走进新疆布尔津县冲乎尔镇合孜勒哈英村,红叶碧树、河水潺潺,宽敞整洁的柏油马路、各具特色的民俗家访如画卷般铺展开来。如今这里的村民大多依靠旅游业走上了致富路。6月29日[详细]
来自四川省黎川县荷源乡资福村的曾西和,16岁中学毕业后,离开了家乡,只身一人来到了浙江省东阳市横店镇,开始了自己的打工之路。攒了点钱之后,他年少气盛,不想一直为[详细]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的发展变化,彰显了中国力量,我们每个人既是参与者又是见证者。对一个人来讲,四十而不惑,不惑而心安,改革开放带来的幸福感,正洋溢在我们每个人的日常生[详细]
1980年出生的刘晓争初中毕业后就外出做生意,先后在濮阳、鹤壁等地卖过纯净水、建材等。尝过生意场上的酸甜苦辣,刘晓争一直想返乡创业。2016年,濮阳的一个朋友建议刘晓争建大[详细]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回到顶部

成都视线 版权所有 (c)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 成都视线 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